2020年2月28日

20世纪简史

倘若将20世纪对半分开,两边的景象大相径庭。
20世纪伊始,整个世界沉浸在乐观的氛围中。最初的几十年里气氛由喜转悲。两场世界大战和前所未有的经济大萧条降临。富裕国家的生活水平在20世纪上半叶提高得并不显著。贫困国家的状况也没改善多少。

国际联盟这一大胆的构想,原以为可以阻止国际战争,最后却以失败告终。1900年到20年代中期,民主在欧洲各民族之间迅速蔓延,但并未如期望那样成功。相反,墨索里尼、希特勒和其他独裁者倒是借着民主一步步走向集权:他们几乎从选举产生的国会那里得到了无边的权力。主要民主国家的选民对外交事务忽冷忽热,没有阻止希特勒德国重整军备。1940年,法国成为第一个面对强敌而沦陷的国家,它的失守让人大跌眼镜。

20世纪上半叶仍然有值得人们乐观的理由。共产主义实验曾让多少亿人欢欣鼓舞,心驰神往。苏联在二战中顽强抵抗,损失比其他国家都惨重,对逼退德国回柏林起到了关键作用。还有另一股欣欣向荣之风:20世纪上半叶的创新硕果累累——飞机、大批量生产的汽车、广播、电影、电话还有家用冰箱。这些都是20世纪中后期消费者市场繁荣的根基。

一些制度发展起来,而包括君主制在内的另外一些制度在20世纪蒙上了历史的尘埃。民主制在20世纪下半叶比上半叶发展的势头更好,因为当时已没有像20年代和30年代时那么多的阻碍。然而在1901年,民主还是个鲜为人知的概念;只有几个国家赋予男性公民投票权,而没有一个国家的妇女可以同时拥有投票权和进入国会的权利。甚至在2001年,彻底的民主制也只是勇敢的实验,是古代雅典人的历史。想当然地以为民主在全球必将战无不胜,是不明智的。因为民主并不总是容易执行的治理方法,它需要政治家和选民双方经验的积累。
经济和政治的个人主义,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的优越地位,都在20世纪上半叶黯淡下来,之后又在下半叶迅速复苏。环保运动在1930年时还未成气候,而到20世纪后半叶已极具影响力。全世界的人都感到地球越来越小,每片陆地上的人都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全球的信息光速般传播:1901年时,最快的信息通过电线和电缆传播;而到了2001年,最快速的信息通过卫星在全球传播。到了20世纪后半叶,那些曾祖父辈在同一个村庄里生老病死的人,他们的曾孙一辈已经可以长途旅行,看外面的山川沙漠、圣地都市,参观画廊,观看体育赛事。大多数国家的大多数人住在了城市而不是乡下,可谓前所未有的景象。他们不再到田里或工厂里做工,每天的工作也不会让他们精疲力竭。

20世纪之初统领天下的欧洲在一百年后已经退居次位。那些西欧统治的广大海外帝国要么烟消云散,要么只剩下几块遥远的海岛受其托管或成为帝国制的边角余料。随着这些帝国的消退,一系列独立国家出现,尤其在非洲和亚洲——但很多独立后的国家都前路不明。世纪初小心地走出隔离的状态的美国,到了世纪末,已经成了唯一的超级大国。世纪初,亚洲还势单力薄,到了20世纪中叶,一系列大事件发生,它的地位大大提升——原子弹在日本爆炸,印度独立,中国共产党取得胜利。南亚第一次选出了女总理。

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人口大国越来越被视为潜在的世界领导者,但是过去一个世纪里发生的种种并没有证明人多地广就意味着能成为国际主导;大不列颠岛坐拥庞大的帝国;只拥有世界一小部分人口的德国和日本在几年的时间,曾打败或打击了几国联盟的势力;被包围的以色列——只是地图上的一小块——打乱了整个中东的阵脚。
20世纪中后期的太空探索,是五百年前哥伦布和瓦斯科·达·伽马跨越重洋以来,最为大胆的探索。20世纪的医疗发展速度之快也是前所未有的。人们寿命越来越长,痛苦越来越少。人们史无前例地享受着物质的极大充盈。1901年时,有读写能力的人还不多,但到2001年能读会写已经司空见惯。尽管还是有过失败,但现在与20世纪初比已经大大减少。诚然,不乏具有远见的人士担心人口过剩、陆海空污染,还有大范围的贫困等问题,但是认识到这些问题的国际意识是1901年不具备的。严格说来,20世纪后半叶出人意料地是在历史长河中最少灾少难的五十年。

20世纪,让人心情跌宕起伏,尽管大风大浪已经过去。这种跌宕被战争和战争带来的恐惧所加深着。发起战争的决定,是20世纪前半叶重大而影响深远的事件——1914年和1917年,还有1939年和1941年。20世纪后半叶的重大决定是,不要再有战争。
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后,还未出现过一次全面战争——这里全面战争指的是多个主要国家卷入的战争。尽管1950年后世界各地依然战事频发,当时世界上的国家也更多,但没有一场是全球规模的战争。现代史告诉我们,多方卷入的国际战争是一次体力的消耗,也是一场文化的浩劫。20世纪的后半叶也时有危机浮现,其中不乏要彻夜不眠做好最坏打算的情况发生。让人冒了一身冷汗的事件发生在1962年,苏联的导弹秘密在古巴部署。两个超级大国箭在弦上,一场核战争一触即发,直到肯尼迪和赫鲁晓夫都妥协一步,战争才得以避免。另一卓越的成就发生在80年代,里根和戈尔巴乔夫多次会晤,加深了彼此的理解。20世纪上半叶爆发了两场损失惨重的大战,而下半叶奇迹般地避免了此种战争的爆发。

1945年发明的致命武器倘若使用,很可能冤冤相报,它是否对于强大的有核国家之间的长久和平起到了最重要的震慑作用,我们还很难回答。核武器的和平是否会持续下去,是21世纪要面临的问题,与之相比,其他问题似乎都不算什么。
1914年8月3日,一战爆发之际,英国外交大臣爱德华·格雷曾严肃地宣称:“欧洲的灯火已经熄灭,我们有生之年再也看不到它们点亮了。”然而随着时间流逝,灯火又在欧洲和世界亮起。这灯火比以往更耀眼,是奇迹,也是危机。

推荐

回应
2018-11-18 19:5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